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資訊
信息
供求
信息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2021年度最權威醬酒報告:廣積糧 高筑墻 快稱王

時間:2021-02-20 14:24:03  來源:權圖醬酒工作室

  文丨權圖醬酒工作室

  編者按:到目前為止,國家統計局等相關部門從未單獨發布過醬香型白酒產業和市場的相關數據。那么從宏觀來看2020年的醬香酒“大牛市”究竟是錯覺還是事實?醬香酒板塊在2020年產能、銷售收入與利潤率、全行業占比等真實情況究竟如何?我們又能否在此基礎上科學預判醬香酒板塊最新趨勢?

  為此,酒業家特聯合權圖醬酒工作室撰寫發布《2020-2021中國醬酒產業發展報告》。

  權圖醬酒工作室獨立追蹤醬香酒產業相關數據已有十年以上的積累,數據主要來源于貴州三級政府、酒業協會、稅務部門以及對四川產區、全國主流醬香酒企業的長期觀察和數據追蹤。

  需要說明的是,由于企業統計口徑的不同,尤其是上市公司、準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統計口徑差異較大,所以數據可能客觀上會有一定誤差,但已盡可能把這個誤差值控制在很小范圍之內。

  2020年1-12月,中國醬香酒產業實現產能約60萬千升,同比增長約9%,約占中國白酒行業產能740萬千升的8%;實現行業銷售收入約1550億元,同比增長14%,約占中國白酒行業銷售5836億元的26%;實現行業銷售利潤約630億元,同比增長約14.5%,約占中國白酒行業利潤1585億元的39.7%。

  此處提到的產能,有2點特別說明。

  第一,由于當前的中國醬香型白酒國家標準承認翻沙和碎沙工藝,屬于純糧固態工藝的醬香型白酒,所以我們也將其納入了統計口徑:2020年度產能的60萬千升中,大曲坤沙級醬酒約占50%,在30萬千升左右;剩下部分是翻沙級醬酒和碎沙級醬酒。

  第二,由于受制于醬香型白酒基酒儲存3-4年的工藝要求,2020-2021年度投糧下沙的大曲坤沙級醬酒是2024-2025年的市場供應量,而不是當前市場的供應量。2021年度市場可銷售量是2016-2017年度下沙投產量,這個數據是遠遠小于30萬千升的。

  由此,權圖工作室分析預測,2021年可銷售的大曲坤沙醬酒真實數據可能不會超過15萬千升。

  ▲最近三年醬酒產能、銷售收入、利潤情況

  ▲最近三年醬酒在白酒行業占比情況

  一、超級航母

  貴州茅臺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度實現銷售收入977億元,同比增長10%;實現利潤455億元,同比增長約10%。

  茅臺集團2020年銷售收入應該在1150-1200億元之間。

  二、醬酒兩大

  貴州習酒2020年度實現銷售103億元,同比增長31.3%;四川郎酒銷售數據不詳,根據觀察,郎酒2020年整體銷售收入應該穩居百億,醬香板塊可能在80億元左右。

  三、醬酒多強

  貴州國臺酒業實現銷售約45億元;貴州金沙酒業實現銷售27.3億元;釣魚臺酒、珍酒年度銷售聯袂突破20億元;丹泉、酣客、肆拾玖坊穩居10億俱樂部;武陵、金醬、潭酒2020年銷售收入跨過5億元,向10億元邁進。

  四、仁懷本土

  金醬領銜下,夜郎古、國威、君豐、黔酒、無憂等仁懷地區實力企業年度銷售在2-5億元之間。仁懷產區(茅臺除外)整體實現銷售收入約300億元。

  五、其它醬酒

  年銷售突破3億元的醬香酒企業主要還有金沙古酒、云門酒業、小糊涂仙心悠然酒業等。

  一、市場維度

  醬酒市場規模和產業規模十年內翻一番,將達到5000億和3000億元。

  醬香型白酒快速崛起不是偶然,而是中國白酒品質升級和風味發展的必然趨勢和最后一站,是中國白酒品類格局、品牌格局和市場格局的一次大改變,會持續20年以上長周期。

  不管雞叫不叫,天都會亮的。切不可與趨勢為敵,要做的是積極擁抱,去醬香酒這個富礦里挖礦。

  權圖工作室判斷:名酒集中和醬香崛起是我國白酒產業最后一次戰略性機會。

  從規模來看:十年內醬香酒的產能會達到80-100萬千升;產業銷售收入會突破3000億元,市場規模會突破5000億元,和濃香酒形成并駕齊驅的體量;產業利潤將占據白酒行業50%以上。

  從結構上來看:未來十年,在白酒的高端和次高端消費中,醬香酒將占據2/3左右的市場份額;在中檔白酒市場,醬香酒將占領1/3左右的市場份額;在低檔白酒市場,醬香酒仍將不會有大的作為。

  二、趨勢維度

  醬酒市場仍處于大牛市上半場。

  權圖醬酒工作室作出此判斷的核心邏輯有三點:

  一是當前醬香酒市場的增長還是來自于其它香型消費者的快速轉移,并且這個轉移仍在加速之中,且未來五年,這個趨勢仍將持續。

  二是目前醬香酒企業無論大小,都處于賺錢時代,這說明醬香酒的市場集中度和品牌集中度還很差,醬香酒市場還處于春秋戰國時代,畢竟醬香酒企業的高增長來自于成長性,而不是競爭性。

  三是航母茅臺無可撼動、巨頭習酒郎酒的市場地位基本穩固,但以國臺領跑的其它主流醬香酒品牌還處于高速成長之中,未來品牌排位還有變數;此外,受制于釀造周期的限制,部分投入醬香酒產業巨頭雖然已經下場,但還沒有進入真正“跳舞”的名單,例如勁酒、洋河、南通綜藝、聯美控股、深圳寶德等。

  三、品牌維度

  醬酒市場開始進入“加速度”,企業之間出現分化。

  2020年雖然新冠疫情給全社會,尤其是經濟發展帶來了較大的影響,但醬香酒市場不但趨勢不改,而且出現了加速和分化的現象:醬香酒航母茅臺繼續保持著收入、利稅10%以上的平穩增長;習酒、郎酒兩大醬香酒巨頭出現了20-30%的快速增長;國臺、金沙、釣魚臺酒、珍酒等主流醬香酒企業開啟了80%-200%的增幅。

  今年有一個現象值得大家重視,那就是大型醬香酒企業比中小企業增速更快,體量差距逐漸拉大,這說明醬香酒企業之間分化開始出現,醬香酒市場已經有品牌集中的苗頭。

  但這也提醒我們,醬酒市場和產業的集中度、成熟度可能比我們想象中的要快一些。

  四、茅臺維度

  茅臺股份公司產品稀缺,集團公司產品也將一醬難求。

  茅臺基酒產能穩步提升,茅臺酒市場供應量逐步增加。未來五年,茅臺進入量價齊升期。茅臺已經形成了茅臺酒為航母,系列酒、集團旗下習酒、技開、保健等多品牌陣容形成的護衛艦、巡洋艦組成的超級航空母艦群。

  難得的是,除茅臺酒市場地位超然外,茅臺系又形成了系列酒+習酒兩個百億級的二級火箭。

  更為難得是,除了茅臺酒供不應求外,2020年系列酒也全部實現了順價銷售和市場熱捧,就連集團子公司技開公司下屬的茅臺醇等品牌也開始受市場追逐,未來集團產品也將一醬難求。

  這充分說明,茅臺集團前幾年高瞻遠矚的縮減品牌和產品的動作是成功的。

  對行業而言,茅臺航母的快速發展勢能不但推動了醬香酒市場的快速擴容,也給醬香酒整體市場釋放了更多的品類紅利和價格紅利。

  五、產能維度

  醬酒正處于第二輪產能擴張加速期,仁懷產區進入存量整合,習水、古藺產區進入增量第二極。

  由于醬香型白酒的釀造需要比較嚴格的生態產區環境,同時受制于糯高粱等原料的苛刻要求,導致目前醬香酒的生產主要集中在赤水河產區,而醬香酒特殊的工藝特點又決定了其以產定銷的特性。

  位于我國長江上游名酒帶的赤水河產區橫跨貴州四川兩省,形成了扯不斷、理還亂的復雜的釀造產區和產業鏈生態環境,已經形成了上游遵義和金沙產區、中游仁懷產區(茅臺鎮)、中下游二郎習酒產區、下游土城和古藺產區。

  2020年,赤水河流域形成了50萬噸的投產量,占據中國醬香酒整體產能85%以上。而赤水河以外的部分醬香酒企業分布,例如湖南的武陵,位于武陵山脈;廣西丹泉,位于云貴高原南側,均有著類似赤水河產區的南方濕熱小環境,故也能生產出較好風味的醬香酒。而北方生產的醬香酒,則風味差異較大。

  據權圖醬酒工作室觀察,2020年仍處于2017年醬香酒產能第二輪擴張以來的一個加速期,并呈現出4大新特點:

  一是醬香酒巨頭都把產能門檻提高了5萬噸。不但茅臺股份即將形成兩個5萬噸的產能格局,郎酒和習酒也在2020年不約而同的把醬香酒產能提高到了接近4萬噸,并且在未來2-3年內形成5萬噸的醬香酒產能。

  二是主流醬香酒企業把產能門檻提高至萬噸。勁酒、金沙、珍酒、國臺、丹泉、安酒把實際產能都提高了1-2萬噸。包括南通綜藝入住貴州醇后,戰略上也把醬香酒產能定位到了萬噸以上;金東資本在茅臺鎮的醬香酒基地產能也定位在萬噸以上。

  三是仁懷產區開始出現了較大的產能整合,尤其茅臺鎮產區由于土地、生態、環保等地理條件的限制已經無法規模性新增產能。茅臺集團技術開發公司、茅臺集團保健酒公司、勁酒、洋河、酣客、肆拾玖坊等諸多醬香酒主流企業整合了茅臺鎮大多數閑置的生產能力。未來,茅臺鎮中小企業受壓制的形勢會越來越嚴重。所以,權圖醬酒工作室判斷,目前是茅臺鎮大部分沒有品牌和市場運作能力的中小酒廠出售的最佳時機,并且不建議中小資本不再投產醬香酒。

  四是茅臺鎮的溢出效應愈發明顯。部分產業巨頭把新擴產的目光盯向了習水產區。除了茅臺股份的系列新擴產的3萬噸落地習水外,聯美控股的安酒,小糊涂仙旗下的心悠然,包括華都的醬酒基地,均落子習水。同時,瀘州政府已經把茅溪鎮作為十萬噸級醬酒基地來設計和打造。

  可以預期,隨著醬香酒產能的進一步擴張,仁懷和茅臺產區的生產和生態飽和,赤水河流域的上下游,均會享受到茅臺鎮的溢出效應。

  新一輪的醬香酒產能擴張可能還要持續3-5年時間。同時,這一波醬香酒擴張的產能將在2023年開始將逐步釋放,預計將在2025年左右形成坤沙酒40萬千升,總醬香酒產能達到80萬千升,將有效的緩解當前緊張的供需矛盾。但這已經基本是坤沙優質醬香酒的產能極限。

  所以,從長期來看,醬香酒正處于第二輪產能擴張加速期,仁懷產區進入存量整合,習水、古藺產區進入增量第二極,五年以上的坤沙優質醬香酒將一直處于稀缺狀態。

  六、渠道維度

  主流酒商醬酒布局基本完成,優質醬香酒出現哄搶,未來三年優質醬香酒仍將奇貨可居。

  受醬香酒賺錢效應和未來高成長性的雙重吸引,2020年是主流酒商進入醬香酒最快的一年,國內主流酒商有關醬香酒布局基本完成。

  粵強、保真、泰山名飲、怡亞通、華致酒行、酒仙網、1919、華昱健康酒業、寶醞名酒等等酒水大商不但下重注于醬香酒,而且已經賺得盆滿缽滿。

  這輪酒水大商的規模性進入醬香酒,大多數選擇了品牌買斷或貼牌模式。他們有資金、有網絡、有團隊,敢打款、敢下注,使得擁有較好品牌基礎和基酒供應能力的主流企業例如國臺、釣魚臺酒、金沙、珍酒等2020年的業績暴增。

  優質醬香酒的哄搶,導致了從品牌性醬香酒企業到茅臺鎮企業優質醬香酒2020年不約而同了的選擇了大幅提價,坤沙級基酒平均提價幅度超過了20%。

  供不應求又加劇了優質醬酒的稀缺性。這一輪的醬香酒稀缺一直會持續到2023年以后,當這一輪增產的產能開始逐步釋放后方可緩解。

  七、價格維度

  醬酒市場的四個價格帶形成,千元價格帶成為最大變數。

  目前醬香酒市場已經形成了2000元以上的超高端價格帶、1000元左右高端價格帶、400-800元左右次高端價格帶和200元以下的中低檔價格帶四個價格帶,其中千元價格帶成為最大變數。

  在超高端醬香酒市場,普茅和陳年茅臺酒占據了絕對的市場份額,青云郎、國臺龍酒也小有收獲。這個價格帶對品牌和醬香酒的年份等級都提出了極高要求,其它品牌幾乎無法涉足。這也說明,在白酒消費的金字塔尖,醬香酒已經牢牢的占據了最優質消費群體的心智。

  這個價格帶擁有900億左右的市場份額。

  在高端白酒市場,千元價格帶是決定未來主流醬酒企業的品牌生命線。郎酒已經超前的看到這一點,所以從戰略上傾盡全力,甚至犧牲部分銷售增量在攻占這個價格帶。這個價格帶已經殺入了五糧液、國窖1573的核心盤,對企業的品牌底蘊和投入耐力均提出了極高的要求。雖然艱難,但戰略意義重大,因為這個價格將決定主流醬香酒企業十年以后的品牌地位。

  目前青花郎已經切割了最大的份額;習酒君品事業部已經獨立,君品將緊跟其后;國臺15年、摘要15年,珍30、釣魚臺酒的部分高端產品、丹泉30年洞藏等部分主流醬香酒產品也開始涉入。這部分醬香酒產品均采取了7年以上的高年份基酒和大比例調味酒來勾調,品質優勢比較明顯。雖然目前大部分品牌底蘊和張力還無法跟五糧液、國窖1573相提并論,但假以時日,一定對濃香的高端價格帶會帶來一定的沖擊。

  這個價格帶目前有100億元的市場體量。

  在次高端價格帶,這是茅臺以外的其它主流醬香酒的核心價格帶,這是由醬香酒的工藝決定的。醬香酒大曲回沙工藝決定了出產的80-90%基酒存放3-4年以后均能接近飛天茅臺的基酒等級。所以主流醬香酒企業在在400-800元這個檔次上先天的形成了質量等級對標飛天的超級大單品。

  這個價格帶形成了習酒窖藏1988、紅花郎10年15年、摘要、國臺國標、釣魚臺酒、珍15、丹泉15年洞藏、漢醬、仁酒、賴茅等多只醬香酒大單品,并對濃香和清香的次高端形成了碾壓之勢。

  目前這個價格帶有400億元的市場體量。

  中低端價格帶是醬香酒的基礎市場。茅系中的王子酒、迎賓酒等產品目前均處于熱銷中。同時,茅臺鎮的大多數中小型企業產品均在這個價格帶上。這個價格帶是香醬酒的入門級消費,并不是醬香酒的核心市場,但為醬香酒市場的消費培育有較好的積極作用。同時,也是翻碎沙酒的主要消耗市場。

  這個價格帶用150億元左右的市場體量。

  八、消費維度

  部分省級市場醬酒翻盤,全國醬酒消費潮流已經形成。

  醬香酒不但從價位的維度可以看出由高到低在不斷形成絕對的市場優勢和競爭力,從地域的維度也同樣可以看出,部分省級市場醬酒翻盤,全國醬香酒消費潮流已經形成。

  2020年全國市場最大的亮點是河南市場醬香酒出現翻盤,市場占有率已經超過50%,這是繼貴州醬酒大本營市場(醬酒消費占比90%)以后第二個醬香酒翻盤的市場。

  按照目前的發展趨勢,不出三年,廣東市場、山東市場、廣西市場、福建市場等也會出現醬香酒陸續翻盤,江蘇、上海、浙江、湖南等市場醬香酒占比會進一步提升。

  全國醬香酒市場加速并出現翻盤,說明了醬香酒的市場成熟度在不斷提升,全國醬酒的消費潮流已經形成。

  九、資本維度

  頂級金融資本開始重點關注醬酒,助推醬酒格局形成。

  近年來醬酒的大勢崛起,離不開優秀產業資本的長期大力投入。

  幾乎每一個優秀的醬香酒品牌后面都有大產業資本的支撐,天士力投資國臺、湖北宜化投資金沙、金東資本投資珍酒等都是醬香酒產業成功的投資案例。

  2020年,隨著醬香酒產業的進一步發展和規模性醬酒企業體量的不斷提升,頂級金融資本開始重點關注醬香酒,這有助于推動醬香酒格局形成。

  隨著各大基金二級市場在茅臺股票上賺得盆滿缽滿,從而關注到郎酒、國臺準上市公司外,還有不少頂級金融資本開始重點關注醬香酒投資的一級市場。

  2021年,金沙、夜郎古、肆拾玖坊、丹泉、酣客等醬香酒企業也均有機會開啟實質性股改,這些資本的介入,必將助推和加速醬香香酒品牌格局的形成。

  可以預測,未來資本市場目錄上,會涌現更多的優秀醬酒企業名列其中。

  十、人才維度:人力短板已經幾乎補齊

  高端人才不斷進入醬酒,人力短板已經幾乎補齊。

  醬香酒不但投資強度大、門檻高、周期長,高端醬香酒人才稀缺也成為制約醬酒產業快速發展的一個短板。

  醬香酒產業和市場有著獨立的發展邏輯和操作辦法,傳統濃香酒市場的陣地戰模式無法適應醬香酒的品牌特性。

  但非??上驳氖?,隨著醬香酒市場的不斷發展,高端人才不斷進入醬香酒,醬香酒人力短板缺口正在逐漸補上。

  除了汪俊林、吳少勛、閆希軍、吳向東、鐘方達、丁遠懷等醬香酒行業主流的企業家對醬香酒產業有著深刻的理解,對醬酒的投資保持高度的熱情和眼光外,張春新、張道紅、朱偉、路通、李士祎、董兵、冉昌賢、魏洪、王為、張傳宗等操盤手和企業經營者都保持了極高的職業素養和對醬香酒市場運作的豐富經驗。

  即使在品牌和產品最為集中的茅臺鎮,也有汪洪彬、余方強等一幫少壯派的企業家,以不同于老一輩當地民營企業家的眼界和能力,在醬香酒的生產釀造、市場運營、資本對接等層面展現了新一代企業家的風采,并使得其企業迅速從茅臺鎮脫穎而出。

  相信,隨著醬香酒市場的繼續升溫,還會有更多的高端人才進入醬香酒。

  一、廣積糧、高筑墻、快稱王

  2020年,醬香酒市場雖然出現了加速和分化的現象,但目前醬香酒市場仍然處于初級發展階段,這和濃香處于高級發展階段是大不一樣的。

  醬酒這個賽道目前尚未定型,雖然習酒、國臺、金沙、珍酒等企業已經進入快車道,但勁酒、安酒、洋河等醬香酒大玩家還沒有下場,未來醬酒市場還有一定的變數。

  對于現在已經領跑或處于發展快車道上的醬香酒企業來說,目前最好的策略就是:廣積糧、高筑墻、快稱王。

  廣積糧:抓緊時間增資擴產,奠定強大的基酒體系。

  從醬香酒下半場競爭邏輯來看:3000噸是生存門檻,1萬噸是主流玩家門檻,5萬噸是頂級玩家門檻,而目前除了茅臺股份公司、郎酒和習酒外,其它企業都還尚有距離。

  高筑墻: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主流醬香酒企業都要面臨市場建設和打造的問題。沒有一個根據市場、三五個核心市場、七八個重點市場,主流企業是站不住腳的。否則當“2012”又來臨時,誰在裸泳就會露出端倪。

  快稱王:品牌是消費品企業的第一競爭要素。而大部分醬香酒企業的品牌底蘊、知名度和張力有著先天不足的問題。如何利用目前的低競爭烈度快速讓品牌跑出來,而且不斷上行,這是所有主流醬香酒企業都必須面臨的問題。

  需要特別提醒的是,2020年醬香酒市場的爆發讓大部分主流醬香酒企業已經出現了基酒緊張的情況。

  2021年所有醬香酒企業由于都受制于醬酒產能的限制,都不會有太大幅度的增長。

  盡管如此,大家一定不要殺雞取卵,不能出現產品質量下滑,甚至食品事故,合理、中速、健康的增長更重要。

  二、“撿錢”不忘練好企業發展基本功

  “撿錢”不忘練好企業發展基本功,要向濃香學品牌、學管理、學營銷、學科技。

  2020年,部分企業出現了超高速增長。

  這個高增長一方面是企業長期投入和積累的結果,但另一方也是醬香酒大趨勢帶來的品類紅利。

  說的直白一點,這個高增長一半是企業“掙”的,還有一半是市場上“撿”的:2020年,由于市場端的醬香酒熱,導致了渠道熱,大部分主流酒水經銷商蜂擁而至,買斷和開發盛行,也給部分主流醬香酒企業帶來了盆滿缽滿。

  但作為企業來看,一定要清醒的認識到,這個狀態是不可持續的。同時,我們需要看到的是,目前醬香酒產業尚處于初級發展階段,品牌薄弱、營銷粗放、管理落后是目前絕大部分醬香酒企業面臨的三大問題。

  醬香酒企業在品牌培育、營銷精細化、科學化管理、科技賦能等很多領域還有太多紅利可挖,而這一點醬香酒企業恰恰是需要謙虛、深度向目前已經處于高級發展階段的濃香酒學習的,向濃香學品牌、學管理、學營銷、學科技。

  醬香酒企業不能因為站在風口上而盲目樂觀,缺的課遲早都要補上。

  誰家企業能先看到這一點,誰就能先從混戰中脫穎而出。

  三、深耕當地市場是王道

  品牌買斷和開發是快錢,深耕當地市場是王道。

  2020年,主流酒水經銷商跑步進入醬香酒,絕大部分路徑都是選擇了品牌買斷或開發。這一幕是何等相似和熟悉,和20年前濃香酒市場如出一轍。

  歷史總在不停的輪回,當年以五糧液的產品開發為核心,白酒行業多少風云人物出沒其中。今天,白酒流通領域的風云人物又殺入了醬香酒。只不過,其中又多了很多陌生的面孔。

  在未來3-5年,品牌買斷和開發是主流經銷商運作醬香酒的主要模式,這是無可厚非的,這也會讓這部分醬香酒踏浪者“名利雙收”。但我們也要看到,這個周期并不具備長期的持久性。

  從長期發展規律來看,醬香酒下半場一定要廠家主導醬酒市場,買斷和開發商將被壓縮到越來越小的發展空間,甚至會批量消亡。

  所以,現在的醬香酒品牌買斷和開發賺的是快錢,如何在賺到快錢的同時,完成自身的產業轉型,是所有開發商都需要思考的問題。

  同時,作為中小型經銷商來看,買斷、貼牌、代理、小而美、酒道館這五個方式哪一個適合自己,需要對自身資源進行詳細評估。應該說,擁抱主流醬香酒品牌、深耕當地市場才是他們發展的王道。

  四、加碼醬香發展第二曲線

  “+醬香”是部分主流其它香型白酒企業可以選擇的突圍之道。

  中國白酒近期發展歷程就是香型之間的不斷融合和不斷借鑒。

  二十多年前,因為濃香酒的風起,全國大部分白酒生產企業“清改濃”,甚至“醬改濃”,成就了濃香酒天下20年。

  今天,風水輪流轉,醬香時代到來必將推動部分其它香型白酒企業加碼醬香酒。

  對這些香型而言,不一定非得改變自己現有的生產狀態,但選擇加上醬香酒這道大菜是可以走的一條康莊大道,“濃加醬”、“清加醬”會成為部分主流濃香酒或清香酒企業成長的第二曲線。

  如今,已有部分酒類先知先覺,這個大名單中包括五糧液、沱牌、今世緣、徽酒集團、景芝、牛欄山,甚至女兒紅等非白酒企業也開啟了“醬香+”戰略。

  五、擁抱資本做全能選手

  積極擁抱資本市場,全能冠軍才能跑完醬酒全場。

  很多中小醬香酒企業,甚至部分主流醬香酒企業都沒有意識到的是,醬酒全場不是人人都有份,很多醬酒企業和品牌注定是只有上半場,沒有下半場。

  其中,資本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維度。

  醬酒產業和市場的戰略性機會已經成為行業共識,沒有爭議。但大家需要看到的是,醬酒的投資和競爭門檻都非常高,目前領跑在前的主流醬酒企業背后都是大產業資本長達十幾年乃至幾十年的長期巨額投入。

  未來醬香酒的競爭表面上看是產能、品牌和團隊的競爭,但本質上一定是實力和資本的競爭。

  醬香酒產業一定會從品質競爭走向品牌競爭,最后走向資本競爭。只有積極擁抱資本市場,做到全能冠軍的企業,才有資格跑完醬香酒全場。

  所以,主流醬香酒企業都需要借助資本的力量。

  目前除茅臺已經成為資本市場的航母以外,郎酒、國臺都已經申報IPO,而其他醬香酒企業也都應該積極創新,積極擁抱資本,利用資本快速補短板、做好產能、品牌、管理、市場基礎建設、科技賦能等多方面的系統競爭。

項目排行榜更多>>

熱點投資項目更多>>

国产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A级_俄罗斯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